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乡村啊董》最新章节。

四伯之中,单说周遇吉接旨之后,闻闯贼复入山西,连破了河东、平阳等处,招集贼兵八十多万,一路上到处归降。即传集众将分路屯扎,竭力保守宁武关。此关乃北京咽喉之地,过了此关,就是大同府。

此时,已有人报到张乡绅家,李夫人听见丈夫身死,哭个死去活来,一家大小,俱各痛哭。只闻外面街市之上,乱纷纷都是流贼,也有吆喝献出财帛的,也有吆喝叫女子出来陪酒,兔他汉子过刀的。说着说着,北大门打得声响,李夫人把尽节免辱的话对他们说知,果然忠义出于一门,婆媳同心,一齐装扮起来,行至堂前,拜别祖宗,又拜了婆婆。此时娘儿们心如刀割,抱头大哭一场。哭到伤情之处,听见家人报道:“不好了!贼把大门打开了。如今在那里劈二门,夫人奶奶快快寻躲避之处。”李夫人叫声:“媳妇们,快跟我来!”三个媳妇跟着婆婆出了后门,进入文庙,一齐跳落泮池。

话说蔡懋德望见城外贼营两边排开一群头目,拥着李闯来近吊桥,传请兵主上城打话。蔡爷闻言,来至垛口,用护牌遮住,通了姓名。李闯用好言劝他投降,蔡爷道:“若要我投降,须要依我一件事。”李闯叫他不妨说出,依你就是。蔡爷道:“此乃心腹之言,请大王行近城濠,我有私书呈上。”李闯大喜,催马上前。刚到濠边,被城上一箭射来,正中李闯肩窝,即翻身落马。城门大开,飞出两员大将,来取李贼首级,却被贼党救回。李双喜、高迎祥见应时中、牛勇赶来,二人即时上前抵敌。后面贼众一齐杀来,把牛、应二将围住。二将不敢恋战,夺路而走。蔡懋德亲自出兵接应入城。

有人不信碑上语,天降悲灾化为尘。

边大缓告辞回县,一路行来,想起李闯书上曾托土寇保守祖坟,不知他的风水如何,何不妨查在何处,将他发掘。不觉回到衙中,把烟户册查看,即发火签,把李闯族人拿来,勒令供出李贼祖坟何在。那族人上日被这反贼拖累,受尽刑苦,幸得逢赦了事。今见知县查问,直把李闯祖坟说出。边大缓即命他引路,去到披云山中,看验明白,即叫几十个民夫,一齐发掘,挖了棺柩上来。砍开看,谁知内有奇样怪物,一见令人唬杀。欲知奇事,且看下回。

是时宁南伯左良玉虽在湖广镇守,却与军门熊文灿不和。左家的军心懈怠,所以被张献忠任意纵横,河南、湖广一带尽遭残害。这是明朝国运该衰。况且朝廷又中了贼人反间之计,有些疑忌周遇吉,故此钦差一个东厂太监杜勋,去宁武关监军。宁武关闻得钦差监军到来,大小官员出城迎接。杜勋见周遇吉不到,只命一个旗牌官来迎,心中大怒,把旗牌官打了二十板杀风棒,然后上任。上任之日,周遇吉领着大小官员进监军府,跪听宣读敕书。听毕,周遇吉坐在一张虎皮交椅,不言不语,杜勋开言大骂:“周遇吉,你倚着定西伯的身份,藐视监军,既不出城亲接,还敢大模大样,在我这公堂稳坐。你好大胆!”周遇吉大怒,离坐走上前来喝道:“杜勋,你这个朝廷的奴仆,倚仗钦差,无故把我家丁毒打,你看这件东西饶得你么?”说着将拳头向上一举,把杜勋吓个半死,朝后一仰,连人带椅跌倒在地。周遇吉一拳把公案打碎,说道:“奴才,你好把定主意,若犯在我手中,以此公案为例。”说罢,转出府门,打道回衙。

大汉欢喜,即携矮道人出东门外,去乱葬坟堆看祖坟。矮子看罢道:“不好,不好!一点生气全无。贫道曾择得一段龙穴,只在城南披云山中,何不齐去一看。”大汉大喜,即跟着矮子同去观看。果见聚气藏风,与别处不同。矮子就指明何处葬祖,何处葬父。大汉道:“多蒙仙长指示。请问高姓大名,家乡何处?”矮子道:“在下姓宋,名炯,字献策,混名地丁娃。河南归德府人。幼时曾遇异人传授天文地理、相法兵机,算定本朝当败,故此四方访求真主,望气得知在此,今日会面,三生有幸了。敢问真主高姓大名?哪里人氏?”大汉道:“姓李,名闯,字自成。本县广义乡人。”话犹未完,宋炯点头道:“是了,是了!图谶有云‘十八孩儿当主神器’。若姓李字,正应十八子之兆。但真龙降世,与众不同,有元异样佳兆呢?”李闯道:“我父名十戈,母亲石氏。晚年得子,常说我将生时,梦见黑气罩住一个大汉,闯进房来,故名叫做闯,自幼勇力过人,无人敢犯。不好读书,专好结交豪杰。现在驿丞当书办,识尽一县的好汉。今据先生说我有帝王之贵。日后得志,封你做护国军师。”宋炯连忙跪下叩头谢恩。李闯意欲留他回家同住,宋炯道:“贫道还要去别处访求英雄,真主倘有不测,贫道定来相助。但只一件,真主若信贫道之言,要将祖宗父母同时合葬,免得日后动土泄气,兴发更快。”说完,拜别而去。

原来先时贺一龙酒盅落地,是宋炯诡计,将酒盅煮热,故贺一龙接盅失手。又先造出几句卦语,使他二人自相吞噬。张献忠去后,又日日请罗汝才饮酒。又着牛金星与贺一龙手下头目结交,说要与他兵主报仇。共杀罗汝才。安排已定,恰有探子报说:洪承畴调任三边,周遇吉升宁武关总兵,白凯升潼关将军。李闯心慌,与众商议,要回陕西保守根本之地。宋炯道:“必须并了罗汝才的大伙,才得妥当。”李闯大喜。宋炯即命牛金星邀齐贺一龙的旧人,定下计谋,再去请罗汝才等饮酒。酒中下了蒙药,将他们灌倒,一齐结果性命。复叫贺一龙的旧将招降。一时间李闯就添了几十万人马,十个有名头目。你道哪十个呢?

第二十八回全忠烈周家独占抱贞节张宅流芳

第三十三回刘知府信敌害良包县令替主报贼

是晚,刘孝即吩咐城上军卒,在旗竿上扯起三盏灯笼,果然贼兵一齐拥近城边。城上大炮向天空打了几声,下面城门大开。南路的流贼李岩、牛金星、高迎祥、陈永福等一齐发喊,拥人城来,放火杀人,哀声震天。杜秩亨在平则门上,看见正南火光冲天,喊声不止,就知流贼进了外罗城了。又听得内罗城的百姓乱喊,心中大喜,吩咐把三盏白灯笼扯起。李闯在城外看见,传令大队人马预备入城。前队的喽罗,一齐呐喊摇旗,来到城边。城上的军兵,都是杜秩亨买通的,故意空放大炮,却坠下绳索、筐箩,把几十个流贼扯上城来。个个手持板斧,下城砍开内城门锁闸。内有千斤铜闸隔住,外门难开。再上城楼,大家动手扯闸,用力扯之不起。忽见一员文官,带着八十名军兵,抢入城楼内。众军兵见贼动手,就一齐跑了去,只剩这员官拼命杀了两三个流贼。贼众齐上,将他斩成肉酱。这一员官,乃巡城御史王章也。众贼把王老爷砍死,再复大家动手绞闸,仍绞之不上,又去寻那些官兵帮手。谁知一个个俱跑,自顾家眷了。找寻一会,偶在城楼后垛口下,把杜秩亨找着,只见他心惊胆战道:“众位好汉,王御史的兵马哪里去了?”众贼笑道:“王御史变成王御酱了。你既要献城,又把这个千斤铜闸挡住,叫我们用尽气力,都扯不上来。那些官兵一个也不见了,你又怕死,躲在这里,不知你什么主意?”说着说着,有个手快的,一巴掌照面打来,奸贼“哎哟”一声道:“好汉们且息怒,待我去叫几个军兵来帮绞就是。”说罢,往东一寻,往西一找,哪里有个官兵的人影,奸贼情知难以回复众人,悄悄的走进一间古庙,钻人神台下躲避,静听外边消息。

次日,唐通领了大兵三十万,尽出与大清兵对敌交锋。岂知清兵十分精锐,一阵杀得贼兵纷纷倒退,被杀死许多。唐通亲自督阵,见大势倒败,急忙挥兵退走十余里。已跑近三桂大营,只望三桂有兵接应帮助。忽左山侧一声炮响,大队军兵将贼兵拦截住,大杀一阵。贼兵前后受敌,散亡殆尽了。唐通又被吴三桂大刀伤了左肩,流血不止,负痛拼命奔逃。按三十万兵,只败剩二三万残兵,急奔小路同走。一连三四天,又无粒食。唐通与二三万败残兵尽受饥寒,只顾奔逃,回见自成。只有唐通既受重伤,且一路奔逃饥枵,心中忿恨吴三桂。

李闯差来的头目,见李国桢自刎,急回朝报知。李闯大怒,竟欲将他斩首泄愤。宋炯道:“不可,我想李国桢当日城破逃脱,不肯阵亡,原想着留身以干这宗大事,以尽臣子忠心。他归顺我主,怎算得忠臣,怎算得好汉?今事完尽节,正是他的好处。望我主依礼殡葬,以服人心,以劝后世。”李闯闻宋炯说得有理,许他家人抬回,以公候之礼殡葬。李府家人把李国桢殡殓安葬之后,那芦棚内单剩下周凤翔、王德茂二人在此守孝。一日,忽见前时钦差调兵勤王的范景文,从河南而来。细问情由,始知河南总镇左良玉惧贼势大,虽然领旨勤王,但行兵缓慢,有意稽留。一闻国破君亡,就带兵退回河南而去。其余王永安、黄得功、刘宗泽三镇,俱以军中粮草不敷,按兵不举。”至于山海关吴三桂,奉旨多时,至今不见回京,不知何故?周凤翔道:“吴三桂之兵,必不来了。”范景文问何故不来?凤翔道:“只因吴三桂之父吴骧,督理御营兵马,已经投降闯贼,尽把家财献出,自愿写书招子投降。李闯差人带书去山海关,并送银三万两与三桂犒兵。至今吴三桂的人马不来,一定顺父降贼无疑了。”大家再把前事细说一遍,又痛哭一番。范景文即拜别皇灵,辞了周、王二人,回府自缢,全家尽节。周凤翔闻知,即到先帝粹宫前跪下道:“国破君亡,臣不即死者,只因有勤王兵来复仇。不料势已难挽,范景文先臣而死,臣亦同他一齐随驾来了。”哭拜毕,忙回府中,亦自缢死,妻妾俱同殉难。临死遗下血书一封,辞别父母。书内有云: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乡村啊董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经典美文相关阅读More+

饲阴人

如霜

史上最强大师兄

芷蕾

花都战尊狂龙

映易

都市龙神归来

问旋

最佳姐夫

紫翠

拳御天辰

宛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