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小说推荐主角征战》最新章节。

凡耿家内亲外眷,无不说梦卿好人,自当有些好报。而受抚孤之功者,则春畹也。谁知香儿先因居丧受了气闷,复因立后激于羞惭,卧病在床,累日不起。而耿朗在卧薪枕块中,正好没了越检荡闲的事体。鸟飞兔走,暑往寒来。才过十月,又是一周。正统五年正月吉日,棠夫人接了新旨一道:

俱令革职。福建副典试周于利,浙江副典试钱可用,各受赃千两,令严行治罪。正典试燕玉,既与可用同事,而不知其为奸,则疏忽怠玩可知。且与可用会同渎奏,更属胡涂蒙混。令降五级别用。”内旨一下,燕玉望阙谢恩,在家候用。众亲皆来慰问,耿家亦不好遽讲婚礼,过了些时,方思再议亲事,内廷忽又发下一旨:“三法司奏:周于利、钱可用指称正典试王得、燕玉皆系知情,今王得已死,家贫无子,免其追问。燕玉交该司严审定拟。”燕家此时上下慌乱,大小啼泣,耿朗亲事,越不可办矣。康蕲春,火信安,吴安陆,吴御史,及耿泗国,太仆,通政诸人,各处疏通。这边郑夫人亦教兄弟郑文关说情面。真乃鲢鲤难分,致使英雄气短。鸾凤倒置,空教儿女情长。

广寒寂寞愁今古,料得嫦娥也爱人。

却说耿顺自小楼被烧,郁郁不乐,日与耿皇页等相聚消忧解闷。过了二十七个除服之期,又是成化十九年春初之日,仍在小楼的旧基上又盖楼一座。这日无事,令人邀了耿皇页、耿岳页、耿颧来看花饮酒。午后公同议定,用唐人七言诗为令,第一次要酒字在首,第二次要酒字在第二,第三次要酒字在第三。第四次、第五次、第六次、第七次要酒字在第四、第五、第六、第七。如一人说得是,余三人各饮一杯。说得不是,自罚两杯。若直一句说不出,自罚三杯。四人每个七次,四七二十八次,饮酒二十一杯,每杯半斤,二十一杯,共酒十斤半。任你中等酒量,亦是醉了。当下四人登楼,季小姐亲看厨娘整治肴馔。四人各宽饮一杯,然后行令。耿顺起令道:“酒花荡漾金樽里”。说毕,耿顺、耿岳页、耿颧各饮一杯,将令杯送给耿皇页。耿皇页道:“酒债寻常行处有。”说毕,耿顺、耿岳页、耿颧各饮一杯,将令杯送给耿岳页。耿道:“酒狂又引诗魔发。”说毕,耿顺、耿皇页、耿颧各饮一杯,将令杯送给耿皇页。耿皇页道:“酒旗翻处亦留钱。”说毕,耿顺、耿岳页、耿颧各饮一杯,将令杯还给耿顺。第二次,耿顺说的是:“美酒清歌曲房下。”耿皇页说的是:“樽酒留欢醉始归。”耿岳页说的是:“酌酒与君君自觉。”耿皇页说的是:“把酒看花心自知。”四个人饮酒如前。第三次,耿顺说的是:“小槽酒滴珍珠红。”耿皇页说的是:“几时酒盏曾抛却。”耿岳页说的是:“松花酒熟傍看醉。”耿颧说的是:“一樽酒尽青山暮。”四人又饮酒如前。一连三次,每人共饮酒九杯。止令少息,换下的酒肴季小姐令人将剩多的送到前庭,给宿秀吃。是时宿秀年纪老,又深知耿家故事,所以季小姐厚待。楼上另换新肴,耿顺又起令道:“金美酒满座春。”说毕,耿皇页三人各饮一杯,耿皇页接令道:“一生杯酒作神仙。”说毕,耿岳页三人各饮一杯。

却说耿朗自宣德三年八月初五日观兵部政,十五日重与燕家定亲,二十五日纳聘,择于宣德四年二月初五日亲迎。不觉冬尽春初,于归在迩。正是重重喜庆,十分兴头。这日散衙回家,晚间来到香儿房里。香儿正换晚妆,耿朗手扶香儿肩背,指着镜子道:“你看这镜中人可还好否?”香儿道:“你说何如?”耿朗道:“镜中者有风致,镜外者有滋味。”香儿道:“风致是如何讲?”耿朗道:“如花欲笑,有一种迷人之态。”香儿道:“有风致者,眼下就来,何必看这镜子?”耿朗笑道:“那人来时,却与你大姐姐一般,同是主母。”香儿亦笑道:“人尚未来,便护在头里。主母便是主母,莫不会吃人不成!”是夜同入鸳帏,共枕而卧。香儿道:“那人你曾见过,比大姐姐若何?”耿朗道:“比他还高些,还白些。”香儿道:“大姐姐已是粉白,他又更白,莫不有病?”耿朗道:“未闻见说有病。”香儿道:“手儿如何?”耿朗道:“比你大姐姐亦还细些。”香儿道:“脚儿如何?”耿朗便用双足夹着香儿的脚道:“裙子过长,虽看不真,亦觉得比你小些。”香儿半晌不言语。迟了一回,又道:“性情如何?”耿朗道:“这却不知。”香儿道:“他替父认罪,不肯另嫁,是个有本领的人。前日夫人说,不管家务了,明日他来时,何不靠他料理?”耿朗道:“还有你大姐姐在先,他如何越得?香儿道:“不是我说,大姐姐为人,心慈面輭,未必是他敌手。与其后来伏输,莫若先让一步。”耿朗道:“要你作甚?你须要帮助。”香儿道:“我是何人?在你身边能生一男半女,不落人眼下就是万幸。还须要长得你的欢心,方不受人作弄。”一边说着:“泪珠儿滚下枕来。耿朗道:“这些说话,如何今日方才提起?莫不是怕新来人欺侮?”香儿道:“怕亦无益。只是知面不知心,我的嘴又快,一时间言差语错,犯着忌讳,你若再不替我分解,教我如何存身?”耿朗道:“你又并非银钱买来,娘家又非小户,如何会有变更?”香儿道:“我虽不是买来,究与娶的两样。自家苦处自家知晓。”耿朗道:“你只放心,我自有道理。”香儿听毕,方才用耿朗的汗衫拭干眼泪,将身偎在耿朗怀内,你贪我恋,至四更方睡。此乃任香儿之初次浸润也。

坐久此中无限兴,迟迟日影上帘钩。

五房次序,云屏居正。爱娘当在东一所,香儿当在西一所,彩云当在东厢,春畹当在西厢。又当早定于春畹作六娘之日,乃林宣私其所喜,失计于前,遂致香儿得肆其奸。

通回以数十个黄白紫红字成文,归重爱娘,见佳会之不再也。看提纲诗便知。

神可荐兮宾可羞,国香滋味自清幽。

人家少年妇女交媒人领买为不堪矣,其交官媒者为尤不堪。轻轻、红雨是其证也。有主父主母之责者,盖可忽诸。

一曲阳春别有腔,后先唱和两无双。

燧火原从木上来,相依不谨便堪哀。

当晚重门早闭,深院无人。天街上传几点钟声,云汉边挂一轮月色。梦卿归寝。春畹令小侍女茗注玉杯,香烧金鸭,烛摇纱影,帘护冰纹。因说道:“小姐秋夜初长,作何消遣?”梦卿不语。春畹又道:“今日闻得一件紧事,正要告知小姐。”梦卿道:“敢是老爷有甚紧事?如何夫人不望我讲。”春畹道:“虽非老爷紧事,却是老爷心上事。今日耿夫人来,提起昨日狱中传来帖子,说将小姐亲事将就作成,耿夫人欢喜回家。此非一紧事乎?”梦卿又不言语,忽地腮边落下泪来。春畹见小姐落泪,便亦不言语。迟了一回,又说道:“明日七月十五,今夜好一天月色。”梦卿听毕,忽想起月初头郑母舅曾说科甲中有欲论救之人,今已半月矣,如何尚无动静?越思越闷,愈想愈愁。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闷至愁肠瞌睡多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小说推荐主角征战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爱情故事相关阅读More+

史上最强大反派

lawevo

镇国神婿之战神再临

林家奇

最强女婿

潘莹轩

都市无敌仙君

许彦君

邪灵小店

郭雅苹

奇门:长生局

暗舞天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