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推荐几部很现实很好看的小说》最新章节。

吴爷等俱已谢恩,司马傲不受官职,乞归白鹤观中居住。圣上传旨:赐香火田三千亩。又命光禄排宴,尽欢方散。至次日,诸臣谢恩。又奏叛贼已被生擒,实赖皇天庇祚,皇祖厚福,礼宜昭告天地祖宗。奉旨依议,着校尉将各犯捆绑,推至太庙,生献已毕,着刑部押赴市曹,首犯米中立寸剐烹醢,周明、曹兵、史德明、张登、刘栋等,俱皆凌迟处死,余者斩首示众。入朝缴旨。马俊跪奏道:“臣保举一人,开封府知府雷照丹,才高车异,讼简讼清,乞圣上擢用此人。”天子准奏,着吏部行选引见。有行人司领命,即刻起程。马俊又吩咐行人司几句,对雷知府致意:“致意我向日曾托过他释放罗辉庵,不知可曾开活否?我今有黄金一千两,相烦带去,叫雷知府转交罗先生收纳。”行人司领喏,上马如飞去了。吴爷差家将回杭州请夫人小姐进京,同享荣华。柳老爷也去接夫人到来,夫妻母子相会,欢喜非常。迎进驸马府,朝见公主。公主拜见公姑婆,开筵庆贺,合家欢乐。次早婆媳入宫,朝见太后与娘娘,内宫赐宴,宴罢,谢恩归府。真乃是享尽人间富贵。

再说马俊、周龙离了杭州,一路而来。那日到了开封府,二人在饭店吃了些酒饭,走到一个树林内,二人坐下,等到一更时分,马俊对周龙道:“愚兄要去了,将这行李放在树林之内,待等事毕回来再取。”二人离了树林,来到吊桥上。马俊指道:“贤弟,你在那破城坡之下等我,我救了他来,就在这城垛上放他下来,你在下面接他,千万不可走动打盹。”周龙道:“晓得,焉能误事?仁兄放心。”马俊便抓把土一洒,借土就升空如飞一般,到了县监,便收了法,落在屋上,往下一看,只见狱卒来往巡查。听更时,已有二鼓。马俊暗道:如何此地甚是严紧?自己又点头道:是了,是了,雷知府被我惊过一次,又怕我来劫狱,故此狱卒加意提防。腰内取出自家火,拿出几枝鸡鸣断魂香,自己口内先衔了解药,点着香,从屋上丢下去。那些狱卒巡役人等,闻了香味,连打几个涕喷,都就昏倒睡着;巡更的梆子铜锣丢在地下。马俊从屋上跳下来,找到孙佩的所在,只见点着一盏油灯,便念一遍解锁的罪鬼观门推开,只见孙佩在左边睡在地下草内,罗先生在右边,亦睡在草内,他二人讲话。马俊走上,把手一拱,低低叫声:“罗先生,晚生一向少来看你。”孙佩抬头看见是马俊,吃了一惊,便起身叫道:“仁兄,你好大胆,如今上司批文各处缉捕,仁兄还到此地来做甚么?”马俊说道:“愚兄奉郝大哥之命,前来救你出狱,随我速去。”孙佩道:“仁兄,你能飞上屋,小弟如何去得?”马俊道:“这个不难,俺背你出去。”便将刑具去了,又对罗先生说道:“非我薄情,奈我只救得一人,不能再救先生。况孙佩没有家眷的,先生是有家业的,有妻妾,要救你出去,岂不连累你的家眷人等?反为不美,先生且耐心在此,待俺再想法相救。”罗先生道:“壮士之言正是,我这样大年纪还死不着么?你二人前程远大,小心快去。”孙佩道:“晚生去了,只恐又连累先生。”罗先生道:“不妨,不妨,俺自有主意,你们放心快去。”孙佩就有不忍之意,马俊道:“快些罢,转三更了,晚生要走了,得罪先生。”罗先生把头点点。

话说小姐站起身来道:“既承君子雅爱,奴家只得造府。”莫伦道:“小姐何出此言?天地世间,方便第一,又恐怠慢不恭。”说罢,又见地下铺着一条红毡,将红毡卷起拿在手中,与凤小姐出了庙门,上了高岗。此时天色微明,莫伦偷眼将小姐一看,吃了一惊。想道:小姐生得如花,小生不若带他回去强他成亲,也不枉人生在世。又想道:不好,不好,倘他不从,叫喊起来,反为不美。前日有个算命先生,算我今年行的才运,有千金的财发,莫非应在此人身上?一头想,一头走,不觉到了自家门首。用手将门推开,莫伦将手望他父亲朝外一指,莫士玉是个三教九流之人,早已会了意,晓得外面有人,便不作声。莫伦道:“此位是开封府凤老爷的小姐,今被强人劫了在破佛寺内,歹人不知#切,一人在寺内,却会见孩儿,便将小姐请来,明日还要送他到湖广去。”那莫士玉见了凤小姐如九天仙女一般,便说道:“原来是凤老爷的千金小姐,老汉失敬了。”言毕上前打了一恭,说道:“久仰令尊大人。”凤小姐答礼,又说道:“我因被强人抢了,幸遇令郎救回到府,又允送我到湖广去我父母团圆,那时,我父母必当重重相谢。”莫士玉道:“小儿顽劣,况且小姐往湖广去,路途遥远,恐路上不便,老汉在家却也没事,一同小姐往湖广去,不知小姐意下如何?”小姐道:“既蒙老爷相送,好极。”莫伦就去收拾。

且说郝鸾、鲍刚在内找寻孙佩一会并不见了。有孙家的家人说道:“我家相公被米家抢了去。”郝鸾听了,说道:“孙家兄弟被他抢了去,我和你出去找寻。若是寻得孙家兄弟,一同避此大难。”鲍刚一同离了孙家,一路找寻,只听得街坊上人说道:“孙相公家藏两个大汉,打死了米府多少人,适才有四个公差,把孙相公锁到县里去了。”又有的人说:“孙相公是个忠厚人,也是气他不过,寻了两个大汉防身,不意就打死了多少人。如今定要抵命,我们去看看。”说的说,去的去。且说郝鸾、鲍刚听了此言,二人心中甚苦。也跟随众人来到县前。鲍刚心内要做不怕王法的事,意欲动手,要抢孙佩,郝鸾见鲍刚黑脸上怒气冲冲,怕他惹出事来,便把鲍刚一拽,点点头,齐走出来。二人竟到寓中收拾行李,想道:我若骑了牲口恐怕孙兄弟怪我,不若舍去了罢。便与店家说道:我这牲口权且寄在宝店,另日来取,所有草料,照数补你。”又兑了房钱饭钱与店家,他背了行李,二人悄悄出城去了。

且言米公子生性好狠,养一班亡命在家,以为羽党,有十个最狠的,总有别号:

忽见一内监手执黄旗传谕道:“皇上有旨:出场文武官员后裔士民人等,凡有家眷者,不许进场,如违,族诛。”言完去了。那些有妻室无貌者皆纷纷出场。常让道:“愚兄别你了,明日到驸马府来贺喜。”柳绪道:“岂有此理?兄何必将弟戏耍?”常让道:“作个不着,兄不妨去碰碰机会。”柳绪道:“虽是正说,我一人怎好在此?”常让道:“本是不敢违旨。”柳绪道:“小弟量也无福,不若一同回去罢。”常让道:“岂有料得不中的,恐有机缘亦未可知。贤弟在此,我出去了。”柳绪遂带了书童远远站着。

你道这大汉是谁?乃是鲍刚。前日与郝鸾分别,又有司马傲指点。今日在蒲村饮酒吃饭,完时,就在这街上找寻。等至更深,潜入在松林之中,只得和衣靠在松树略睡片时,直至此时方醒。猛然想起,此时急急跑出松林,只见那大路上有一丛人在那里喧哗,鲍刚提短棍,大叫道:“俺来也。”凤公又见是有人喊叫来了,又吃一惊。家人道:“响马方才退散,短路的又来了。”鲍刚喊道:“你们可是凤老爷家眷?”内中有一胆大的家人,答道:“我们正是凤老爷的家眷。”鲍刚道:“俺乃是顺天府的鲍刚,曾在争春园与郝鸾大哥大家打散米家多少人,蒙孙兄弟的盛情,请我到家中拜为兄弟,谁知米家又打来,被我碰死了石敢当,又打死了多少人,便与郝大哥逃出城来,遇着了司马傲先生,指点今日凤府家眷从此经过,叫俺在此保护小姐,果应其言,真乃高人也。”凤公闻言,便下了牲口,与鲍刚见礼已毕,说道:“好汉果然来迟了。”便将方才这小姐被劫之事说了一遍。鲍刚大叫道:“真真俺误事了,如今强盗往那里去了?”凤公道:“强盗将小女抢去,往西方去了。”鲍刚道:“谅他们也去不远,老爷在此少坐片时,待俺赶上强人,将小姐夺回交还老爷便了。”说罢,提着短棍,两脚如飞去了。

太监回宫,不提。

第九孙佩,字玉环,系开封人氏。

且说彩楼跟前柳绪的书童当时吓得飞奔回来,进书院见了常让,叫道:“常相公,我家相公惹下祸来了。”常让听说,吃了一惊,问道:“有何大祸?你快说来。”书童道:“我家相公同小人站在场内,看那公主抛彩球,只见那彩球东荡西飘,猛然落下,打着我家相公,缠在身上,又有些人奔来抢球,被太监们拿黄棍打散了,便把我家相公抬起来,不知往那里去了。故此小人急急跑回来报知相公,望相公相救我家相公。”常让听得此言,便朝天作了三个揖,说道:“谢天谢地,今日柳贤弟登仙了。”又对书童道:“你家相公如今是椒房贵戚,乃皇上的女婿,你不必着惊。”又叫家人再到午门访信。家人去访,将晚回来,说道:“果然柳相公得了彩球,进朝见驾,御考其才,又到后宫见太后与娘娘,才送进驸马府去了。”常让听了十分欢喜,当晚畅饮一回,料理次日恭喜。

吴爷、郝鸾等会兵入城,围住贼将家眷,老幼尽皆拿住。吴爷就在王府坐下,众将献上妖兵首级,报功记簿。又将生擒的贼眷查明注册。王常又押到三犯:曹若建、阮氏、曹代。他三人自从劫了法场,便投表兄张澄,接着米贼,反至山海关,结连贼寇。原想百年快乐,谁知今日之难。时有凤林在旁边禀道:“这三犯望大人赐与卑职发落罢。”吴爷依允,凤老爷将三人带出,审明是他奸计,曹若建等羞惭无辨,命刀斧手绑出碎剐其尸,此淫妇奸夫之报。吴爷查明贼犯,吩咐收禁,打造囚车起解。司马傲吩咐将妖人架火烧了,命军士将关内被杀之人埋掉,清查府库,出示安民,犒赏三军,留一将官守此关。料理数日,传令班师回朝。曰诗:

再说那公差拿了罗先生,来到府门,公差缴了朱签,雷公吩咐道:“带他进来。”罗辉庵当堂跪下,知府喝道:“你可知罪么?”罗辉庵禀道:“小的遵法守理,并无毫厘过犯,小的不知罪。”知府说道:“好个遵法守理的人,本府且不问你,你可认得那下面的那个人么?”罗先生看了马俊两眼,说道:“小的从未曾与他相会过。”马俊道:“罗大夫,昨日蒙你的情爱,那话儿早已承奉到府了。”罗先生听了勃然大怒,道:“我姓罗的从不曾与你相会,你怎么在太爷堂上胡言乱语?说甚么那话儿不那话儿?”马俊道:“但为人要拿出良心来,不要这等胡赖,俺马俊到此之日,蒙你厚情,你医治那位官宦,赚他万金包医。俺在你家过了些时,蒙你盛情,故此杀了米公子,将首级送为引子合丸药,怎么推作不认得俺呢?”雷公喝问道:“你到不如认来此事,免得本府动刑。”罗先生听得马俊说甚么首级送他,他心内不得明白,说道:“求太老爷恩赏,小的明白甚么?公子甚么首级?小的实系不知。”雷公大怒,喝道:“你与马俊作的事情,反问本府,本府若不说明,你反说本府屈用刑法。”知府道:“你为医个官宦的病症,要活人的脑子为引,如今这马俊杀了孙知县夫妇及鲍成仁并米相爷的公子,将首级送与你为引,可是真的么?”罗先生听了此言,只吓得冷汗直流,便叫道:“太老爷,这是马俊坑害小的,况马俊与小的并不识面。那本草书上那有用生人脑子的理?况且首级又不在小的家中,皆是无赃无证的冤枉事,求太老爷作主。”雷公平日为官清正,不忍将无辜加刑,听了罗辉庵的口词却说得清清白白,便问马俊道:“你说罗辉庵要生人脑子为引,这是无凭无据,律上写得明白,无凭不拷贼。”马俊道:“太爷若要凭据,首级现在他家厅上左首小香几上一个药箱内,太爷若不信,可着公差到罗辉庵家内去搜,若有米公子首级,罗大夫问罪,若无首级,小的冤害无辜,情愿加等问罪。”雷知府道:“说得有理。”随限差了四名马快,飞奔罗家搜寻,果在药箱之内寻出首级,不知可是米公子的首级。雷公叫米府家人领回首级,入敛收棺不言。

猛似虎的项羽,爬山虎的樊哙,

得是那个蓝面大汉前来斗骂,便将那腰内系绦一束,将衣角摁好,挺身站在楼门口,骂道:“你这不知死的狗头,敢上楼来?”那汉道:“你敢下来算你是个好汉。”郝鸾道:“我便下来,看你怎样?”便将那扶手用力搬起,认定那汉打来。那汉侧身躲过,郝鸾乘空跑下楼来。那汉抢一步,认定郝鸾面上一拳打来,郝鸾转身让过,举起右手,对那汉头上打了一下,那汉晃了几晃翻身跌倒。郝鸾正要赶上再打,那汉连忙摇手道:“大爷不要打,小弟得罪,爷可是洛阳人么?”郝鸾见那汉服软,他便住手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那汉陪着笑说道:“请爷到后面去少叙少叙。”郝鸾道:“你敢是诱我到后面还添些打手么?”那汉道:“做好汉的,要打个对手才是,好汉爷怎么说添打手呢?”郝鸾道:“纵有甚么险处,我却也不怕你。”说罢,就与那汉子走到后面。却是大大的三间房子,收拾的干干净净,摆着许多军器,桌椅等物俱是新的。那汉换了衣服,与郝鸾见礼已毕,坐下。那汉问道:“爷尊姓大名,实对弟说,乞爷见教。”郝鸾道:“在下实系洛阳人氏,姓郝名鸾,字跨凤。”那汉起身说道:“原来是孟尝君,小弟多多得罪,望乞恕罪。”郝鸾道:“足下姓甚名谁?也要请教。”那汉道:“小弟姓陈名雷,字电霞,山东东昌府人氏,世人见小弟性格粗鲁,为小弟起一绰号,叫做‘值年太岁’,不知爷驾到此有何贵干?”郝鸾道:“因父母双亡,家业凋零,飘流四处。前日母舅着人呼唤小弟,今日所以到此探望母舅。”陈雷道:“令母舅大人姓甚名谁?”郝鸾道:“家母舅曾做过经略大元帅之职,因年老告假回家。”陈雷道:“莫非吴甸汉爷爷么?”郝鸾道:“正是。”陈雷道:“小弟久慕吴老爷的大名,却未曾会过。”就唤小二取什酒肴,与郝鸾开怀畅饮。〔陈〕雷道:“只因小弟接了凤老爷的家眷,上山之后,复到杭州,开张饭店为由,访寻好汉是实。”此时二人俱各言其心事。

第六常让,字云仙,系杭州人氏;

且说李四一人腰内取出三四钱的一块银子来,走到药店门首,见柜台上没有大人,只有十三四岁孩子。李四就把银子递与小孩子,道:“我家里有些老鼠儿恶得很,把我衣服都咬碎了。今到宝店买些砒霜,去毒老鼠。”孩子见了一块银子,管他甚么好歹,到后面包了一包砒霜递与李四。李四拿到家中,张三埋怨道:“你去出恭就不来了,此时三牲煮好了,你才来家。”李四道:“肚疼得紧,所以来迟。”莫上天在堂屋内收拾,李四假意走到厨房,只见锅内骨碌碌的开着,莫上天的新妇在灶下烧火,李四就掀开锅来看看,敬神之物,不可过烂。那新妇怕羞,只是低头不语。李四掀开锅盖,将砒霜到下去,将锅依旧盖好。说:“嫂嫂不用添火。”言罢,到前面料理打点。不一时,捧上三牲,张三假意道:“莫兄先拜。”莫老道:“年兄先拜。”张三道:“如此说,李四兄先拜。”李四果然先拜,跪下暗暗祷告前因拐了凤小姐,害官妈,今日还愿;今又许下新〔愿〕:“弟子买毒药在内,但愿毒死他们,另日备三牲还愿谢神圣。”言毕,低头便拜,张三向莫老头儿把嘴一歪,莫上天便捧起大石头,认定李四脑门,尽力一下,打得李四遍地花红脑子,真个不得活了。张三道:“做得好计,真爽快受用。”二人也跪下叩头烧香,便将尸首收拾,叫老婆把牲礼捧到厨下,放在锅里滚一滚。张三、莫上天父子三人把李四尸首抬到后面,挖个坑,一递一气换着挖,张三下坑埋,莫上天在上面想道:“李四已死,还有张三要分这宗银子。想他也是个异乡人,不若狠狠心肠把张三打死,埋在一处,我领父亲妻子搬回本庄住,岂不妙哉。这些银子总是我的了。拿定主意,张三正在下低头挖坑土,那莫上天举起锄头,认定张三,一下,倒在坑内,几滚呜呼哀哉。那莫老儿在旁,吓杀了,望屋里便跑。那莫上天也不叫他回来,就把李四尸首抱下坑去,拿锄头慢慢的将土掩上。

再说吴爷班师回朝,将到都城,传令放炮,大小三军安营下寨。天子出城迎接,吴、常、柳三位将军滚鞍下马,俯伏道旁,恭请圣安。君臣入城,细奏叛贼情由,托赖圣上洪福,天下太平。天子传旨赐宴庆功,朝散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推荐几部很现实很好看的小说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都市邪医

游良洁

鉴宝狂婿

熊崽比

深海求生:开局获得神级地图

蔡定妤

仙穹之上

童启光

武灵至尊

一行白鹭上青天

至尊战神:天王殿

童启光